多彩贵州网 - 贵州评论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96677新闻排行繁体RSSENGLISH日本語

  一段快递小哥雨中暴哭的视频近日引发网友关注。有发布消息称:拍摄者爆料,上海一快递员冒雨送快递,一车快递被偷得没剩几件了,在雨中暴哭20多分钟。并称事发地长风新村已经接到报案。记者19日上午从普陀获悉,被盗仅仅是拍摄者个人推断。警方表示,快递员姓李,当天哭泣实为和女朋友吵架,情绪不稳定所致,目前已和女友和好。

  如今“搞不明白”的事情很多,新闻就是其中一个。今天还这样说,明天就那样说了。甚至“等不到明天”,几个小时就能“反转”,你以为“反转”是事实,“反转”之后还可能再“反转”。面对纷乱的消息,到底该信谁?为何警方此前接受《青年报》采访时说“接到了报警”,此后接受“澎湃新闻”采访时却说“没有接到报警”?究竟原因是什么?

  其一,是对“案小也破”的期待。社会上出现一种情况,案件小了不能立案。银川一个小区曾发生夜盗案件。报警之后警方说“不到立案”;江苏徐州曾经发生宿舍被盗案件,一民工担心警方不给破案,将丢失了500元说成了5000元,虽然案件侦破了他却被警方训诫:这是报假警,可以追究刑事责任。那么,这位快递小哥如果真的丢失了快件,就可能因为“快件之小”达不到立案标准。这样的案件报警有没有用?目前,西安警方提出了“小案也破”的执法,要求对于手机丢失、自行车丢失这样的案件必须办理。“不以案小而不破”,应该成为新时期司法。

  其二:是对“公司兜底”的期待。“假新闻”说,位快递小哥哭泣的原因在于一旦快件丢失,就要完全算到小哥头上。这是目前所有快递公司的管理。该思考的是,快件丢失是不是都需要快递小哥承担责任?最起码应该厘清责任。属于运输不当中途掉落的,可以让快递小哥赔偿。而如果是不可预知原因导致的损失,是不是可以考虑让快递公司承担?毕竟,员工利益也是该有情怀任。

  其三,是对“法能责众”的期待。高速公发生交通事故,一些市民不是忙着抢救伤员,而是忙着疯抢货物。一车车桔子,一车车西瓜,被冷漠的人抱回了家。这种事情还往往会不了了之。即便“快递小哥暴哭”是假的,但是“快递被偷”也是一种现象。现实生活中,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快递小哥送快递的时候,下了楼发现车内物品丢失了。不是“明抢”是“暗抢”。对于这种情况,是不是能因为“不是一个人干的”,而只是教育教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