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越冷越要吃爽!在贵州过冬天这些美食一定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贵州人吃羊肉粉是不分季节的,一年365天,有本事一天两三顿的吃,不会腻。

  羊肉粉的主料羊肉用当天宰杀的矮脚山羊最好,带皮慢炖,讲究一些的早点铺,是头一天晚上生炉子熬汤,掩上风炉炖它一夜,早上还不用掀锅盖,已经是浓香飘了几里地。

  这样炖出来的羊肉,不烂不化,把肉挑出来切薄片,盖在用羊肉原汤打底的米粉上,剩下的作料就由着你爱放什么放什么了。有薄荷叶子、生蒜苗、辣椒、折耳根、蒜油、辣椒油、糊辣椒面……

  羊肉粉用的粉,有圆形的米粉,有扁扁薄薄的宽粉。每一碗粉都色香味十足,你还可以配着羊棒骨吃。

  想想,这样热腾腾的一个汤碗捧在被冬天的冷空气冻僵的手上,这样一种香气打破冬日被冻结一般的空气传到你的鼻子里,这样浓郁香辣的味道在你的口舌之间发力,你还能憋得住吗?

  做法类比羊肉粉,吃起来同样要撒上蒜苗、香菜。吃不惯羊肉的,来上这么一碗热乎乎的,人生也很了。

  南方冬天的湿冷不是开玩笑的,穿几层羽绒服也不住冷空气往骨头里钻。这个时候,就适合找个街边小店坐下,请店家从热气腾腾的大卤锅里翻检出两三只卤汁浸到最透的猪蹄,把筷子插进骨缝处一扒,就可以轻松的剔去骨头,把肉蘸着特调的香醋来吃了。

  新打出来的糍粑,软乎乎糯和和,等不及的放到嘴里,满口的米香,瞬间就能寒意。

  吃这样的糍粑很讲究时间,早了,不行,糯米粒还没有 打 开,口感不好;晚了,已经挑出来放到盆里了,就有点结壳,没有软糯的口感。

  不过,等到完全放凉放硬以后,烤着吃,烤 泡 以后,光吃或是蘸着酱吃,就又是一种境界的好吃法。糯乎乎的糍粑,不光好吃,还能暖手,和冬天正搭。

  多在冬至以后,春节以前,请好杀猪师傅,告知远亲近邻到日子过来相帮。热热闹闹的铺排一场,男女老少各有职能,洗菜切菜烧灶掌灶,招呼宾客。

  等到宰猪那一边新鲜洗剥好了,首先挑出最好的一大块肉来,交到 露天厨房 ,由刀工好的人将之切片切块,再由掌勺大师傅下到大铁锅里,用姜片、大蒜、糟辣子、干辣椒爆炒一气,在火力最猛的时候,汆汤下去熬煮,就做成了年猪饭上最具代表性的一碗 刨猪汤 。

  这道菜做成功了,大家就都定心了,其他菜一样一样出锅,到点吃饭,不慌不忙。

  各地杀猪饭菜式不同,但 刨猪汤 是要有的,蒜苗干辣椒爆炒的腰花、猪肝,血旺和豆腐丸子汤、萝卜排骨汤也是有的。

  因为人手众多,还能顺带着把下一年要吃的腌腊肉腊肠也一并做了。一年中最忙最慌乱最隆重的一天,在大家的齐心相帮下过去了。可以气定神闲悠哉哉的迎接春节了!

  冬日里,风靡全国的烤红薯、炒栗子,在贵州比较受挫,居然及不上一个洋芋粑粑来得火爆。

  吃汤粉要折耳根,炒腊肉要折耳根,下饭要凉拌一碗折耳根,吃洋芋粑粑更不能少了折耳根。

  豆豉是一种奇怪的东西,对外地来的客人总要解释几遍,这是一种食物,只是做的时候味道奇怪,吃起来可就不得了的好吃了。

  本地的人家,倒是一闻到气味就懂得了:这家人,今天有口福了,吃豆豉火锅了!

  豆豉火锅,豆豉自然是主角,不过还有一个和它地位相当的搭档,那就是炒香炒干的五花肉油渣。

  五花肉切,下到铁锅里制成油渣,加上花椒、葱蒜、姜,山胡椒混合,汆汤做成锅底,就可以涮火锅了。

  酥肉、肥肠是配料,主题可以是鱼片火锅、猪肉火锅、羊肉火锅等。三五好友团团围坐,小酒喝着,热热乎乎菜吃着,吃到差不多了,用汤底的豆豉拌一碗白饭,安逸。

  此盐酸非化学里的盐酸,而指的是一种盐腌菜。不是咸菜,是腌菜,并且是酸味重于咸味的腌菜。

  制作方法和千张肉基本相同,将猪五花肉连皮烤香,特别是皮要烤至起皱,然后用水洗去烟灰,划几道开口,涂上酱料,下油锅将表层炸香,起锅沥油以后,切成,盖在铺满盐酸菜和姜丝的盘子里,上蒸笼蒸至肉皮酥烂才成。

  盐酸菜的酸味浸入肉片,解去不少油腻,在冬日的餐桌上,只用搭配一碗腾腾着热气的白米饭,再来上一碗炕洋芋,一汤碗青菜,趁热下肚,不知怎么,光是想想,就觉得岁月静好。

  凯里酸汤有红酸汤和白酸汤,做法各不相同。你试想一下,在冬天的木屋子里,围着一锅噗噗开锅的酸汤鱼,一边吃一边擦汗,酸辣适中的鱼肉鱼汤不仅饱腹,并且给你一种衣食无忧永远安好的满足感。

  贵州辣子鸡特别之处在于一定要用到糍粑辣椒来炒。糍粑辣椒不是用糍粑和辣椒打成的混合物,而是用泡过的辣椒和姜蒜一起舂打出来的、有着类似糍粑粘性的一种调料。

  炒好的辣子鸡起锅装盆,一定还要撒上现割的蒜苗、小香葱,热气一冲,满屋子的香。

  烙锅是一种中间高、四周低的圆锅(也有平底锅样式的),原始形态据说是瓦片搭起来的简易小灶,瓦片底下烧着火,食材就在瓦片上烙熟。

  这种吃法是战场上的发明,古人行军打仗,被对方围得紧了,粮草供应不上,只得就地取材,用打来的野味和随身带着的腊肉,加上随手掐的野菜,在拾来的瓦片上烙着吃。

  肉里的油烙出来以后,润过野菜,不至于糊,别有一番滋味。做的时候,一般不放盐,吃的时候,才蘸着盐辣椒面吃。